公司相册更多

发布博文公司简介


这里到处生机勃勃——南极宇航员海动物世界探秘


更新时间:2021-11-24  

  从2019年12月3日至2020年1月8日,“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从南大洋普里兹湾开始,一路向西直至宇航员海西部,展开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的宇航员海综合调查,探秘南大洋中这片少为人知海域的生态系统。调查显示,尽管环境恶劣,这里依然生机勃发。

  在科考队员、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教授邓文洪的镜头里,留下了30种鸟和7种海洋哺乳动物的身影,他为此拍摄了5万多张照片;在他的小本子上,也记满了沿途观察到的鸟类和哺乳动物的种类、数量、行为特点等信息。

  “每天风雨无阻。我记录到的鸟种群数量近3万只,其中九成为南极鹱。它们多栖息在冰山上,最大的一群有近6000只;遇见频次最高的鸟是阿德利企鹅,看见了303次,共1096只。”邓文洪说。

  除了空中翱翔的鸟和不会飞的鸟——企鹅之外,邓文洪还记录到7种845头海洋哺乳动物。其中,食蟹海豹、威德尔海豹和座头鲸数量最多,分别为569头、145头和82头。

  “我们发现了座头鲸的重要栖息地和觅食地,在约80海里的两个作业站位之间,记录到15次座头鲸,数量近40头。”邓文洪说,座头鲸主要分布在北半球,估计南大洋的数量约2000头,这次在宇航员海记录到80多头,对重新评估座头鲸的种群数量提供了科学依据。

  鱼类在南大洋生态系统中起着重要作用,从浅表海水到几千米深的水层均有分布。它们以磷虾等为主要食物来源,自身则是企鹅和海豹等动物的食物。本次科考中,鱼类研究专家叶振江、张洁对宇航员海1000米以浅的中水层鱼类进行了调查。

  在12个站位开展的鱼类拖网取样中,11个获得了有效样品,共286尾鱼。所获样品中,以考氏背鳞鱼(90尾)、南极电灯鱼(65尾)和南极南氏鱼(29尾)较多。

  “经初步鉴定,286尾鱼类样品中,215尾可以确定到种或属级以上,分别隶属6目6科8属8种。”叶振江说,另外56尾仔鱼和15尾成鱼将在后续工作中进一步判别。

  “在宇航员海所获中水层鱼类,虽然整体偏小,丰度较低,但不乏稀有鱼种。通过进一步研究,将可为这一海域鱼类多样性提供更多信息。”张洁说。

  南极磷虾是南大洋食物链上的重要一环,鲸鱼、海豹、企鹅及一些鸟类均以磷虾为主要食物。

  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的科考队员王新良和许庆昌,利用船载科学探鱼仪和拖网取样,对宇航员海的磷虾进行了调查。

  “我们利用探鱼仪采集了8个断面的声学调查数据,开展了29站磷虾生物学拖网取样,取得约24万尾样品。同时,对样品进行了体长、性别、成熟度与摄食测量,获取了3430尾磷虾的基础生物学信息。”王新良说。

  “通过调查,对宇航员海磷虾的种群情况有了基本认知,后续我们还将继续开展磷虾种群结构和生物量评估研究。”王新良说。

  不像企鹅和海豹那样招人喜爱,也不似鱼虾那样为人熟悉,浮游动物似乎没有存在感,却是维持南大洋海洋生态系统稳定的主要群体。

  科考队员、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工程师徐志强说:“浮游动物处于海洋食物网的中间环节,向下控制着浮游植物规模;向上影响鱼类、鸟类和海洋哺乳动物的数量,是海洋生态系统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

  调查期间,科考队员们轮班“作战”、日夜不休,从采水器和多种生物拖网中获取样品,完成了61个站位的微型浮游动物水样采集,60个站位的浮游动物垂直网样品采集,16个站位的浮游动物多联网样品采集。科学家们将在显微镜下进一步研究这些样品。

  1月8日凌晨,大型底栖生物拖网从海底回到“雪龙2”号甲板,第36次南极考察队顺利完成宇航员海综合调查。

  让科考队员、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牟剑锋感到欣慰的是,拖网里有海百合、海蜘蛛、海胆、蛇尾等多种海洋底栖生物,数量虽然不大,但物种类群丰富。

  他说,除了底栖拖网取样之外,箱式取样有3个站位采集到了大型底栖生物样品,初步分析采集到的生物样品以海绵动物为优势种群,回国后将对样品做进一步分析、鉴定。

  “宇航员海是国际上认知极少的海域。本次考察基本涵盖了南大洋食物链中的每个环节,实现了对这一海域基础环境和生物群落较为系统的认识。”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首席科学家何剑锋说,这是中国南极考察队首次在宇航员海开展综合调查,希望通过后续更多的调查研究,为深入了解南大洋海洋生态系统特性作出中国贡献。

  农村人居环境宣传系列动画(十)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共建共享美丽宜居乡村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细则对于互联网诊疗的收费范围、定价未做要求,这意味着监管细则将定价权交给了提供互联网诊疗服务的机构。

  11月15日,中建三局二公司工人在湖北武汉绿地中心项目建设现场近500米的高空施工。

  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从1995年的348.69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2.44万亿元,研发人员全时当量从1995年的75.17万人年增长到2020年的509.19万人年……

  今年冬天,“暖核一号”在山东省海阳市提前6天投运,供暖面积覆盖全城区、惠及20万居民。

  1960年秋,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改良和试验之后,他们得到了一根纯度达到7个9(即99.99999%)的硅单晶,这也是我国第一根区熔高纯度的硅单晶。

  大量理论预测暗物质与原子核会发生极微弱的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相当于在原子核自旋上施加一个微小磁场——“赝磁场”。

  船舶如果想长距离航行,港口必须为其配备电池充电器,因此,仍亟待解决技术和基础设施方面面临的挑战。

  美国纽约卡里生态系统研究所科学家近日开发出一款人工智能工具,对5400种哺乳动物进行了分析,以预测哪些最有可能传播新冠病毒。

  科学家“修正”了气候变化模型,以预测未来的排放。这个前瞻性建模方法与传统“倒序”设想不同,后者聚焦于预先规定的气候目标并描述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由于HIV-1衣壳的亚稳态特性,分离出适合于高分辨率结构分析的完整天然衣壳的数量和浓度,一直具有挑战性。

  “目前,张家口赛区竞赛场馆用于造雪的非传统水源用水量占造雪总用水量的比例不低于50%,用于冲厕的非传统水源用水量占冲厕总用水量的比例不低于80%,水资源管控水平达到了先进水平。

  近日,科技部发布了关于批准建设“甘肃甘南草原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等69个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的通知。

  2018年以来,宁波高新区依托宁波软件园,大力培育发展工业互联网产业,产业集群规模持续扩大,已集聚了一批全国软件百强企业。

  巡天是一项特别耗时、需要耐心的工作。”杨戟举例,如光学波段的巡天观测,主要是观测恒星和星系;而“银河画卷”的毫米波波段巡天,则是观测星际分子云。

  一次非常接近全食的月偏食和一次日全食分别于11月19日和12月4日震撼登场。一年当中日、月食最多共可发生7次:其中一种为5次日食和2次月食,如1935年;另一种为4次日食和3次月食,如1982年。

  近期,一篇发表在《自然通讯·地球与环境》上的文章提出,中国要探测的2016 HO3小行星可能是一块来自月球的岩石。

  碳市场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真实准确的碳排放数据是前提和基础,合理有效的碳价格是重要目标任务。

  张宇带领的图计算团队经过长年深入研究,在图计算加速器和图计算系统软件的多个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

  在人们完成接种登记手续后,Cobi会拿起一个装有药剂的小瓶,并使用其激光雷达传感器识别患者的身体。在接种疫苗时,很多人害怕针头,这可能引起头痛,甚至使他们感到恐惧。

  过去十年,国防科技大学电子科学学院副研究员李清江的科研工作就围着“忆阻器”转。